昨天看《新京报》,看到以VIP为主题的讨论文章,觉得其中的VIP词典是对VIP的不同版本的解释很有意思,就摘下来放在这里~~ VIP 原意: very important person 非常重要人物 以下为不同版本的解释: 1.「very interesting pig」  非常有趣的猪   极度自恋的组织、个人把自我彰显演化成“自我叫卖”,通过扯着嗓子矫情地投大众的某些怪癖而一举出名,完成“二流子”到“有影响力的人”的巨大投机,比如各种“哥哥姐姐”,比如各种“超某某”。但只要是猪,被捅杀则是迟早的事———到那时世界自然会安静许多。 2.「visiting ideology professor」  来访的思想学家   李敖来内地启了一圈的蒙,按他的话说“是来播撒思想种子的”。   权且不说这些,李敖来至少干了一件漂亮事,告诉了我们当下的荣归故里可以玩得这么大:家宴要在大会堂里办,家常要在名牌大学里说,红包要一路撒。故乡嘛,以后再说。 3.「very icy place」  极度寒冷的地方   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是哪里?北极南极?北京的雪一年比一年少,冬天也一年比一年暖,那个该死的温室效应还在按计划改变着这个星球。如果真到了某个时间连北极和南极的冰山都融化了,到哪里去找寻一个极度寒冷的地方?或许,只能去人心里找。但愿这一切是相反的。 4.「very ideal person」  非常理想的人   布什无疑是“非常有理想的人”,这个山姆大叔的代言人依然坚定地举着其父的“伊拉克理想”。这种理想也许是典型的拓荒者的暴力———谁的拳头大就可以占有更多利益。日常生活中,这种人属于破坏者,是秩序所不容的,但古语云: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这句话还是一如既往地正确! 5.「valueless ideal plan」  毫无价值的空想计划   一个人需要理想和空想来填充一些规矩日子的苍白。崔健前些日子的演唱会就叫做“阳光下的梦”,崔健说其寓意就是“空想”,一个人要时不时做一些“梦”。当然,崔健的梦不是毫无价值,而是很有价钱,非常实在。 6.「very imprudent proposal」  非常轻率的提议    日本人想上联合国大筵席上的头桌,折腾了好几个月,看看,到头来不成了吧。那桌子是那么好上的吗?前两日,日本人发脾气了:你不让我上头桌,我就减少我的份子钱,我扣你的会费。像不像小孩子生气拌嘴:你还我你吃过的我的糖。小孩子这样叫可爱,一个国家怎么可以这样叫呢。 7.「various international players」  众多的国际选手   前些日子在成都刚落幕的世界大力士比赛真是好看,各路大块头抱巨石、举圆木、拉五吨重的沃尔沃货车等,都是实打实的比拼。当今体育正全面娱乐化、忸怩作态化,世界大力士冠军赛就像简单粗暴的一记直拳,打的是堕落体育的丑陋鼻梁。 8.「very injured pride」  极度受伤的自尊   《大长今》伤了各路一流二流三流七八九流编剧的心了———看看人家怎么混的;   超级女声伤了李咏们的心了———看看人家是怎么娱乐赚钱的;   乌鸦伤了猪的心了———不是它比我能飞,是它比我黑。 9.「versed in politesse」  精通礼节   日前一聚会,一西装男打电话一口英语,地道的伦敦腔,言语谈吐间西方绅士派头十足,对席间的女子也是有礼有节,照顾周到。完事取车时朋友谈起该人刚从英国回来干的第一件事就是遗弃了其老母亲。西人礼节周到,但传统礼、孝之道被冲进入下水道的人还真不少。 10.「various impossible promise」  各种不可能的承诺   这个荣誉应该颁发给房产商。   按广告上的承诺看,个个楼盘都应是花园洋房外带雷锋式的服务,可实际上呢?不说大家也知道,到头来房地产商不把你搞成花样牛棚外带杨白劳就算是手下留情了。 11.「very indifferent player」  表现非常糟糕的玩家   这两天一帮子老头儿在北欧的一幢老房子里又炮制出了一批次诺贝尔红花来,外甥打灯笼,照旧没有我们的戏。随着话题的热炒,“谁谁申请诺贝尔”的事开始在口水中翻腾。郑重表态:在这个死乞白赖的事件中,裁判员有必要搞一点无伤大雅的黑哨,然后同喜同喜。 12.「voice identified project」  声音识别系统   听声辨人,对于熟悉的人,我们对其声音自然熟稔。不过以前这种识别是嘴巴对着耳朵,是点对点的关系。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这种系统发展到了点到线到点的阶段。如果你还记得手机刚普及之初,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么陌生———即使对方是非常亲密的爱人,会不会觉得人类的这种听觉变化也算是一种演进呢? 13.「various interesting pyramid」  各种有趣的金字塔     半个月前,有人发言:中国中产阶级人群已经开始占据社会金子塔的中下部位。要正确理解这句话,没有必要细数失学儿童有多少,农民工有多少,重要的是你要更新你习惯了的金字塔的形象。谁说金字塔只能从下面开始从大到小?金字塔也可以从上面开始由大到小嘛。 14.「very input party」  非常棒的聚会   十一期间的迷笛音乐节,聚拢了一大批小商贩、摇滚迷、警察、混子、啤酒肚在海淀公园撒了4天的野。疯狂也好捣乱也好喊叫也好柔情也好,一群人用120块钱换来长达4天的欢娱,这种纯粹到现在依然值得珍惜。

版权所有:爱你的365天 => 《VIP新解》

本文地址:http://www.aini365.cn/?post=176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爱你的365天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