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遇到这样的一位女生,曾经让我大发雷霆,让我感觉她简直不可理喻。学期开始,班级大扫除,我分配任务具体到人,我以为这样应该妥当了,哪知最后,其他人都完成了任务,就她没有,结果评比出了差错。问她原因?她说,在家她也是这样。“自私”两个字差点当场跳出来。她喜欢那些明星的贴画,经常用小刀在桌子上刻画,我说你也用刀子这样在自己家的桌子上刻吗?她倒坦然地说道:“是的,在家也是这样。”平常的晚就寝检查,她总在我查宿舍的时候,上床假睡,我一走,就起来做洗衣服之类的事。有时碰上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干脆就直接在洗衣服,“作假”也免了。找她,谈话,批评,好的时候是知错但不改,最坏的时候,不知错,更不改,依然我行我素。多次的交锋之后,我算是绝望了,我发誓,我必须、一定、肯定要冷落她,甚至放弃她,虽然这样做与我的职业道德相悖。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她了,有点自私,有时无礼,更多的时候莫名其妙,又总是---死不悔改!有时与她交锋,我自己都会变得孩子气了,真有点哭笑不得!于是,事情就一直僵着,任由她犯错误,成绩也“意料之中”地往下掉,到了谷底!自己有点胜利地感觉! 时间一长,自己反思,事情不可能就这样下去,不仅对她不利,对自己,对班级的成绩也不好。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于是,我主动找她谈话。谈话的契机,还是选择了在她又一次犯了错误的时候。我把她叫了出去。她依旧的冷漠,做好挨批的准备,抑或是根本没有准备,因为她已经不把批评当回事。我们只有把事情当回事情的时候,才会去做准备。 傍晚,凉风已经开始吹起。 “秦奋(化名),你觉得造成目前这种互相僵持的局面,老师和你应各负多少责任?”我如此开始。 她显然愣了一下,表情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但依旧是沉默。我继续下去。 “我该负主要责任,”这其实是我的真心话,“在你来到这个新班级之前,我不认识你,所以我对你是没有成见的,你之前肯定也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班主任,是不是?”我尽量的采用一些反问,试图打开她的思路,让她也开始回忆。 “嗯。”她点了一下头,表情依旧有些惶然,手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发生的第一次冲突,你还记得吗?”我继续下去。 夜色由于凉风的轻拂,有些荡漾开去。 “记得,学期开始时,全班大扫除”她头埋地有点低。 这样的一句话,竟然让我心中莫名地荡起一阵暖意。现在想来,这句话是非常重要的。它让我重新认识了她,她记得,说明这样的事情她一直放在心上,也就是说,她其实还是很在乎老师的批评,内心还是有清晰的荣辱观的,这样的学生还是一个可以教的孩子。倘若一个面对着自己的错误,内心却无所谓的人,那就朽木不可雕了。她说的这句话表明她开始愿意与我交谈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也就能够顺理成章地进行下去了。 “我相信那次没有完成任务肯定是有非常特殊的原因,面对最后的评比结果,我被愤怒冲昏头脑,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就把你大骂一顿,所以你才会回答那样一个没有道理的理由。是不是?”我这样的话,是个策略,其实就是进一步地加强她的愧疚感。 她沉默,我要的就是沉默!此时的沉默已经不同于以前的沉默,此时她已经在思考了。 “回顾过去,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特别在意的一次被老师批评的经历吗?”说出这样的话,我是很期待她能够回答的,因为我相信,只要她能告诉我,这次谈话我就没有白费,就算成*****。 此时的凉风开始肆虐起来,不仅对她,我也分明能够感觉到她的萧飒。夜的特征更加的鲜明起来,残阳最后的一丝余光在与整片黑暗惨烈地搏斗之后,终于消失了。世界暂时被黑暗笼罩了,但黑暗就是这几个小时,几个小时之后,同样的一丝余光,将会咬破黑暗,重新给世界带来光明,而且光明会比黑暗的时间长很多。我们没有理由向黑暗屈服。 她想把头埋了起来。 “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不相信她会一直沉默。她内心的澎湃我已分明的感觉到了。她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这是我此前没有看到过的。 “当然有啊,怎么可能没有呢?”她有点激动地说出这几个字。我为这几个字而兴奋,她开始寻找光明了。 “'你能说说吗?”我期待。 “是在初三时,我背书不好,很慢。有一次老师着急了,一气之下,他让我站在另一个班级的门口背书,直到背会才能回教室。”说完她依旧低下头。回忆这段经历肯定是非常痛苦的,我坚信。我注意到她的措辞“老师着急了”,“一气之下”,似乎她开始理解老师了。 可能是这次经历,改变了她的习性。在与家长的交流中,家长多次提到秦奋在初三之后的变化。此时我打算结束谈话了。对这样的学生,今天的谈话进行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个突破,接下来如果再说过多的“教训”、“学好”的话,会适得其反。 她是个内心很复杂的学生,曾经看到她这样描述自己“我活在这个世界17年了,和我处得不错的人会认为我是个天真型、总是被人设计的人,说好听点儿是天真,难听点儿就是白痴”,“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心中的思想比谁都丰富”,“我讨厌听到别人呵斥我,命令我,我很叛逆,我不怕谁,死就死,要头一颗,要命一条”,“我喜欢掩盖自己,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活泼乱跳,可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会静下来想很多,不瞒你说,我在想死的种种”,“我这个人很奇怪,我一点也不感谢父母生养了我”,“现在,我已经学好了很多,认识了很多人,我的家庭背景很复杂,我处在其间,我现在身边的朋友10个有10个是假的。我会默默记住他人对我的好和怀,我觉得别人对我好,我就会对别人好,别人对我不好,我会用各种方法去羞辱他,哪怕是背后说坏话。一个人如果对不起我过,无论怎样对不起,只要他能用心跟我道歉,我都会试着去原谅她,接受她,喜欢她”,“我自己希望被帮助,我总先给别人帮助,我认为我帮助了别人,别人才会帮助我”。 其实看到这样的文字,我意识到以前对秦奋的处理是有失误的地方的,甚至是失责。这件事情告诉我,处理一些“问题”学生,一定要有耐心和信心,这是对待一切学生的基础。但还必须要有策略,一次谈话之前一定要有精心的准备,多了解一些她内心的想法,这样对获得她的信任是有极大帮助的。这次谈话是这样结束的: “秦奋,我很高兴你今天能够告诉我内心的痛苦,这些事情说出来你可能会舒服一些,以后有什么事,不要都埋在心里,找我,或者其它人倾诉。以前的种种我们既往不究,迈进教室的同时,答应我重新开始你的学习和生活,好不好?” 她点头了!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属于明天的光明。 后记:这次谈话之后,秦奋开始改变了,上课摸贴画的次数减少了,成绩有所上升了。有一次主动找我,说想把钱存在我那儿,我问为什么,她说防止自己乱花。我看到她开朗地笑了。又是一次大扫除,天还下着雨,我把她***排在室外打扫,秦奋确实是非常地努力。我也笑了。

版权所有:爱你的365天 => 《男老师对一位女生的谈话》

本文地址:http://www.aini365.cn/?post=745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爱你的365天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