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落,月圆月缺,一生一死,枯荣难分。

尘世间,凡人中;大,到一个国家,小,至一个乞丐,都有一个故事。大故事里有小故事,小故事了还有更小的故事,大故事外还有更大的故事。

地球大,月亮为之转;世界大,分为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家大,国人在其中流动。人有五脏,五脏有其血肉,血肉有细胞组成,细胞又有更小的东西构成。

地球小,不但有五个兄弟,外还有太阳系;太阳系小,也有数百万个兄弟,同属于银河系,银河外难道就没有东西了吗?当然不是,宇宙是无穷无尽的。

倘若拿一个细胞和银河系做比较,相差不止是十万八千里,而是没有尽头。

倘若拿一粒沙和世界的万事万物相比,它能找到天涯海角吗?

爱情到了最浓烈的时候,出口便是海枯石烂的誓言,难道海枯石烂便是永久了吗?月光湖的万里江山变成了今天的吐鲁番盆地,日渐缩小的死海也将会在半个世纪后消失在人间,海,枯了,你的爱情变了吗?

石烂就更简单了,区区一座山丘,不到一个月时间变成了粒粒沙石,被所谓的现代文明制造成混凝土,建造一座座高楼大厦。石,烂了,你的爱情变了吗?

突然间,一个小女孩稚嫩的歌声,震撼了天地:“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睡;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你赐给的自卑,你要的爱太完美,我永远都学不会……”

这,怎会是一个小孩子所唱的歌;这,怎么可能是一个能够理解的言语。可是,她怎么唱的如此动听传神,似乎,歌声中的主人公便是自己,自己便是那个郁郁寡欢的笨女人。

瞧瞧现在的少男少女,中学时代就卿卿我我,搂搂抱抱,因为点滴的别扭,屡次分手。在日本韩国更离谱,中学时代,你如果还是处女处男就会被别人瞧不起,扭曲的文化,扭曲的人性,扭曲的利益经济。爱情,成为一文不值的东西。

昨夜的共枕眠,今日的离别地,没有一滴眼泪,没有一丝愧疚。女人的羞赧,不见了,男人的责任,没有了,沟通你我的只有金钱,或许纵欲。

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有了妻子、车子、房子、票子、金子,做了老子,成了巨子,还想别人的老婆,还想至高无上的权利,统治世界、统治宇宙……

每一个国家都有一个故事,每一场战争都有个故事,每个家庭都有难念的经,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刻骨铭心的人和一段终生难忘的事情。

一个人,有生,就有死,有快乐,就有烦恼,这,都是最平常的事情。还记得那个放牛娃的话吗?放牛是为了挣钱,挣钱是为了去媳妇,娶媳妇是为了生娃,生娃再放牛,在长大娶媳妇,再生娃放牛,一个循环接着一个循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根本找不到故事而言。

一个戎马一生的英雄,成吉思汗,当年是何等的威风气派,千百年后,他也只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粒沙,放之宇宙乾坤,又算得了什么,平凡的如今天坐在牛背上的放牛娃,只有某些与之“亲近”的人才知道他的存在,也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

道家崇尚虚无缥缈,真亦假,假亦真,真假难辨,是非难分,其实,宇宙亦然,社会亦然,人亦然,畜牲亦然。

这,或许,也应验了,刘罗锅的故事: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故事里的事,也许是已真实,故事里的事,许是从来没有的事。

版权所有:爱你的365天 => 《故事里的事》

本文地址:http://www.aini365.cn/?post=945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爱你的365天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