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闻80后高三班主任不堪忍受重压在他每天奋战的办公室以喝下农药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无语凝噎。
    想责怪他的自私。娇妻幼子都无法动摇他离去的决心。那么,那含辛茹苦倾家荡产把他供读出来的白发苍苍的老父老母,又该以怎样的念想来支撑余生呢?还有他深爱的学生,该带着怎样浓重的悲伤走进考场呢?我说不出口,说不出口。我想,年轻的他一定有太多太多无力的悲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