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举办的“超级女声”节目火了一个网络词语:PK(Play Kill,意为对决)。随着节目的红火,PK越来越多地被运用到电视、报纸等媒体,很多人通过这个节目本身和报道这个节目的媒体认知了PK。 本报随机调查的20名18岁-35岁的北京人,都能准确说出PK的意思。   随着上网人数的增多,诸如PK这样的网络语言越来越多地被年轻人运用,据调查,35岁以下的人对网络语言较为熟悉,他们大多对网络语言表示喜欢使用。而与此同时,上海、吉林两地明确提出要立法规范网络语言的使用,甚至还有人提出“汉语面临危机”。   教育部相关官员:反对高考用“网语”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文字应用管理处处长于虹在教育部官方网站接受网友提问时说,像那种字母缩略形式的、数字谐音形式的网络语言不应该出现在高考作文里。高考作文检测的是学生与教材结合的语文应用能力,考的是书面语表达形式,应该遵循平面语体的规范。中学教材里没有那种用符号、英文字母、数字谐音形式和标点构成的标注符号。   参与这次网络交流的北京语言大学应用语言学研究所所长张普说,流行语都有流行周期,一些流行网络语言如过眼云烟,很快就过去了。   某网络论坛版主:媒体禁用“网语”会疏远青年人   网络语言是在特定情景下,为了快速、简洁而使用的表达方式。上述调查表明了网络语言在年轻人当中的普及程度以及受欢迎程度。这么多年轻人喜欢并运用“网语”,恰好说明了网络语言已成为很多年轻人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人为地避免在公众媒体中使用“网语”,会导致媒体与青年人为主的受众距离越来越大。   长期从事网络文化研究的某教授:不应该只用“堵”的办法 对现代汉语来说,网络语言不是洪水猛兽,不应该只用“堵”的办法,而应该采取疏导的方式。语言本身是发展的,它不可能局限在以前形成的规矩中。今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就收入了几千条新词汇。网络语言作为现代汉语的一种分化现象,看起来是对普通话的挑战,其实语言的分化是一种必然。   如果是被人们普遍接受的一些词语和表达方法,语言学家就要研究网络语言中能被大家接受的这部分内容,推荐给大家使用。

版权所有:爱你的365天 => 《汉语正面临“网语”威胁?》

本文地址:https://www.aini365.cn/?post=147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 爱你的365天 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谢谢。